赌徒谬论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稻子熟了
發布時間:2019-09-18 15:29:54

“秋天涼,稻谷香。”隨著秋季的到來,高粱漲紅了臉,稻子笑彎了腰,鄉村處處呈現一派豐收景象。見此情景,不由得想起了小時候隨大人們一起割稻子的情形。

家鄉在海拔較高的偏僻小山村,水田不多且分散不連片。在形同豆腐干似的層層袖珍梯田里,機械化設備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,更何況那時候經濟條件有限。因此,稻子脫粒時,稻桶便派上了大用場。

用稻桶脫粒,屬于較為傳統的稻谷脫粒方法。稻桶由厚實的松木板制成,呈長方形,一般2米長,1米高。寬度上下不一,上口大、底部小。稻桶的四角裝有扶手,底部裝上兩根平行的堅韌耐磨的木頭。便于在打稻時,拉住扶手拖著稻桶在水田里移動、滑行。新的稻桶請木匠制作完成后,主人會請當地文化人在稻桶兩側寫上“五谷豐登”“風調雨順”等,以示吉祥豐收;或是寫上“顆粒歸倉”“農乃吾本”等,告誡愛惜糧食。這些字都寫得筆墨渾厚、氣勢恢宏,落款則用小楷,注明置制年月及主人姓名。

每年割稻時,一般由男人把稻桶扛到田頭。搬運這大型農具時,不僅需力氣,還得講究技巧。這龐大而笨重的稻桶,如果兩個人抬,既費勞力,更會遮住視線,走在田埂上配合不默契容易摔跤。好在木匠在制作稻桶時,在稻桶兩內側腰部釘設了兩只“耳朵”,預留了3厘米見方的“耳孔”。只需把稻桶豎立起來,用小木杠插入“耳孔”,然后往人站立一側略作翻轉,便可橫扛著小木杠走動。遠遠望去,稻桶猶如一頂巨大的木帽子扣在身上。背稻桶人,自然是小心翼翼,“負重前行”。

稻桶到田里之前,女人們已經早早拿著鐮刀、扁擔、布袋子來到田里,割出一塊空地用于置放稻桶。稻桶在田里擺好后,忙碌的打稻谷便開始了。負責割稻子的,把割下來的稻束放成一把把,稻莖要朝稻桶方向堆放。稻把放多少,以打稻人剛好雙手能捧住打稻為準。數量過少,打稻速度慢;稻把過大,脫粒不易干凈,谷粒易夾雜在稻把中。

打稻一般由兩個人各站立一側,面對面同時開打。打稻人根據自身手掌大小,雙手將稻禾緊緊捏住,然后來到稻桶前,將稻禾舉高向上揮過頭,然后快速、用力將稻禾打在稻桶靠身體一側板上。兩個人打稻,需交錯進行,一個打下時,一個正在高舉。一般打三次,停下來將稻禾翻身后,再打三次,再停下來將稻禾從中間翻出到邊上,打三次。這樣原來沉甸甸的一把稻禾,經反復敲打后,谷粒便全部脫落在了稻桶中。

小山村由于海拔高,氣溫偏低,因此每年只種一季水稻。但是,獨特的自然環境,較長時間的孕育,稻谷不僅收成高,畝產千斤,品相更是上等。記得那時候新谷碾出來的新米粥,吃起來特別香甜,至今還忍不住想再嘗一嘗呢!

如今,農村里用上了收割機,稻桶作為曾經不可或缺的大型農具,漸漸地退出了歷史舞臺,只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。(詹龍飛)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徐麗 徐滿萍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赌徒谬论 35787793088196942526215903540519761109325594968422323908599921954411279493670683113174682165463972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