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徒谬论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有一種農活叫耘田
發布時間:2019-06-03 08:42:55

南宋·范成大《四時田園雜興》詩寫道:“晝出耘田夜績麻,村莊兒女各當家。童孫未解供耕織,也傍桑陰學種瓜。”現在的話是:白天下田去除草,晚上搓麻線。村莊里的人各都負擔一種工作。小孩子不懂得耘田織布,也靠在桑蔭下學著種瓜。

初夏,移種到田里的水稻不再東倒西歪,也一改皮黃肌瘦,綠油油地迎風招展起來,水草、稗子拼了命地生長,吸水吃肥,爭奪著稻子的養料和水份,應該給秧苗除草了!

給稻田除草這農活,家鄉人叫“耘田”。耘田的農具叫“耘田爬鉤”。“耘田爬鉤”像豬八戒的九齒釘耙,不過沒有豬八戒的九齒釘耙那么大。木耙頭大約兩寸來長,一寸來寬,鐵牙齒大約有五六個,耙桿用杉木或竹子做成,長三米左右,當然也有兩米多的,視各家各戶喜歡而制。

“耘田去啊。”不知道誰一聲呼喚,大家紛紛抓起擺放在大門后或吊在屏門上的“耘田爬鉤”朝肩膀上一背,走向村腳那片叫“新成畈”的稻田。

耘田,在諸多繁重的農活里應該算是輕松的。

下得稻田去,人站直,左手在前,右手在后;也有右手在前,左手在后的,捏住“爬鉤”柄,“爬鉤”頭入水,順著一叢叢稻苗間的空隙,前前后后,一推又一拉。突然,憑手感踫到一塊“牛毛草”——一種如牛毛一樣細密的水草,雙手下暗力,讓“爬鉤”吃進泥里,來來回回用力多耘幾下,直耘得“牛毛草”根斷骨碎,漂浮于水面。有一些稻田里“青衣”(水藻)特別多,“青衣”一嘟籠一嘟籠纏繞住一棵棵稻苗,阻礙稻禾的生長。“青衣”耘不掉,怎么辦呢?家鄉的農民有辦法:畚來化過的石灰,一把把撒進稻田里,石灰隨風飛揚,極易飄濺進眼睛里,有經驗的人會看風撒灰,順風撒不逆風撒,這樣石灰不太會飛進眼里。新鮮的石灰嗆人也炙人,一丘田撒下來皮膚嫩的手腳火辣辣痛,皮膚老的老農寸膚不損。

耘田時還要留心混在稻里的稗。稗跟稻苗十分相似,會瘋長,一長一大叢,稻子總叫它壓迫著,拔掉一叢稗留下萬棵稻,勞動要的就是這種結果。

現在的年輕人耘田嗎?看到過耘田嗎?

誰能答得上,又有誰知曉。(王豐)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徐麗 徐滿萍

掌上千島湖

掌上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千島湖新聞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湖新聞
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GO購

千島GO購

媒美購

媒美購

赌徒谬论